这位语文名师辞职后,把24年教职比作堂吉诃德战风车

2017年01月20日     来源: 外滩教育
    看点  朱永新教授在2016年曾大胆提出“未来的教师将成为自由职业者”,国内语文名师史金霞的辞职事件引发诸多讨论和争议,似乎预示着这样一种未来。把自己当成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的史金霞,认为未来的教育是开放的,学生可以自由寻找最好的教育。专访史金霞,我们撇开一切争议,只还原一位语文老师的教育理想,教书育人的眼界和格局。
 
    42岁的史金霞,2016年11月1号在个人微博高调放出辞职宣言:“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。天大地大,东西上下,任我行。”2016年11月08号,在个人公众号“体验大地”上发布《我辞职啦!》一文,底下留言有惋惜有点赞。
 
    辞职不久,她获得了第二届华文领读者大奖(首届获得者为上海人文行走语文名师樊阳。)
 
    华文领读者大奖的颁奖词:“人文阅读的传道者,语文阅读的坚守者。”
 
    这位走在街上就如邻家姐姐的语文老师,柔声细语里透着桀骜不驯的劲儿,刚剪了爽朗的短发,不时哈哈大笑,而讲到离开教室的不舍处亦会笑着落泪。
 
    史金霞的在线网课背后的各种争议,今天我们不谈。和她秉持的教育理念一样,采访只回归到她这个人本身,呈现作为一名语文老师,原来应该有的样子。
 
    我把自己当成堂吉诃德,我也在大战风车
 
    “我在体制内24年,一直不放弃,从来不苟且,但是,很多生命被浪费了,不想再浪费了。”
 
    这是史金霞在《我辞职啦!》一文留言互动区给到一位朋友的回复,可窥见到她辞职的缘由。当然,我们也有聊到个中不方便公开的原因,但在她自己看来,辞职是早晚的事。
 
    “有教育理想的老师,在教学中始终想的是孩子一生的发展,因为每一天都是他们人生的构成,而不是周考月考中考高考。”
 
    比如冬天下雪天,她带学生去雪地里上语文课打雪仗;又如八月十五带孩子们到教室外赏月吟诵诗歌;再如花两个课时,让孩子们一个一个回忆过去一年年看了什么书,发生了什么事;或者连续9天,做高中阶段最后一次读书报告会……
 
    “我的教育愿望,就是让每个孩子,长成他们所愿望的美好的样子。”
 
    但是,在每周一小考,每月一大考的学校,这样的教学方式很容易会被认为是无用功。
 
    “在这样的氛围中,人很容易异化,如果你坚持不异化,那就特别痛苦。一个人改变自己很痛苦,适应环境也很痛苦,既然都痛苦,哪种痛苦更有价值呢?当然是坚持自我更有价值。”
 
    我听着这样的“痛苦论”,分享着她的离职感想,忽然觉得做任何事好像也适用。
 
    “这24年,有孤独,有无奈。曾经,我把自己当成堂吉诃德,我也在大战风车。”
 
    我最大的追求,就是把一届学生从高一带到高三
 
    ▲史金霞的课堂,高三学生高考前的最后一节语文课
 
    时间回到93年,19岁的史金霞在河北一所山区高中当起了语文老师。
 
    有灵气的她,并没有向传统语文教学方式低头,她知道她必须在真正的教育和应试之间找到最佳的连接点。
 
    从山区高中到一所新建从零开始的学校,史金霞逐渐探索并形成了她的语文实验室计划,这些实践与革新,在她的《不拘一格教语文》一书中都可看到。
 
    “带着镣铐跳舞”,这是2005年她在接受《中国教师报》采访时形容自己时说的话。在河北时,她连续创出所在县市语文高考成绩排名第一的记录。收获这样的教学成果,史金霞却开始反思,除此之外,她还能做些什么?
 
    27岁就被评为河北保定名师,32岁晋职中学高级教师,到了42岁还只是高级教师。史金霞说不想把生命中有限的时间放在评职晋级申报课题上,这一切都不如她认认真真读几本书再好好给孩子们上几堂课。
 
    为了寻找更好地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之地,2007年她离开家乡河北南下到苏州。
 
    “那时,我最大的追求,就是把一届学生,从高一带到高三,但原来的学校总是让我教高三,虽然我教高三也一样是进行素质教育,但是总是有太多爱莫能助的无奈。我希望能够做得更多更好。”史金霞苦笑道。
 
    史金霞说自己在教育“仕途”上胸无大志,她讲了个“笑话”。原来本地有一个名师共同体,这个组织每年都会让大家写一下个人成长的奋斗目标,老师们一般都会写,评为正高或特级教师,而史金霞每年都会写这样的目标:“把这一届学生带完再带一届,在教育教学上更加完善”
 
    “教育不仅仅是传授知识,而是教育一个人如何获取知识的能力,如何让学生在人格和思维上发生变化,这是一种量到质的变化,要发生质的变化,最好的方式就是给我三年时间,来培育每一个孩子。”
 
(责任编辑:gzsedu_lbg)
将这篇信息分享给你的朋友
大家爱看